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蝶岛文艺

东山资讯网·文学书画艺术频道

 
 
 

日志

 
 

一个有趣的问题--天心书院  

2008-04-26 17:13: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有趣的问题
buyuefeiyan 发表于 2006-9-27 23:27:00
  一个有趣的问题
 
  今晚在于山车站上车。已是夜里八点半,车站上只有我一个人要上车。前门开着,后门也开着,而且正对着我。我想,反正只我一人,前门上与后门上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区别,所以我就做了个小小的错误的决定,没成想,这个错误竟差点要了我的命。一个人下车了,我顺势就想从后门上车,可我怎么也没想到司机一看见这个行为马上把门给关了。这司机必定是个疾恶如仇的人,有着极端狂热的捍卫纪律的自觉,不然,他何以如此迅速做出反应呢?结果,我一只手被夹在车门上,还好,我想,不是脑袋夹在里面。车不管不顾地开了,出于人类的求生本能,我把手挣扎出来了,不幸的是,手提袋还在门上,袋里有我的身份证、工资卡、手机、工作计划表和钱、钥匙等等性命攸关的物品。这时,我就遇到了这个我想和大家讨论的有趣的问题:车开着,带着与生活有重要关联的物品,我是该放手呢还是不放手呢?一放手,我的生活就全乱了套了,这一点丢过身份证或者工资卡的人想必都有深切体会,不但损失惨重而且连工作、生活都要受到严重影响,不,我绝不能放手。不放手?车要是越开越快,我肯定是跟不上的,到时岂不是让车拉着跑,不跑死才怪呢?
   放手还是不放手,这是个问题。
  不,我不能思想,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跟着车跑,直到不得不放手的时候自然也就放手了。有人说,是命运选择了我,而不是我选择了命运,此之谓也。幸运的是,,车竟然停了,原来车里还有人没来得及下车(此一点亦足以见司机反应之快,疾恶如仇之切)。有两个穿黑裤子的走了下来。一时狂喜,我没顾得上看这两个人,赶紧把包拉出来,但这两个人实在可以称得上是我的救命恩人,是他们把我从放与不放的大问题中解救出来。我没能看到我所感激的人的脸,而我最想看的司机的脸,却也没能看到。我只能在心里想象那会是一张怎样的脸。是瘦而尖,平板淡漠如死人的脸呢?还是如康大叔一般的满脸横肉的脸?是如贾政一般满脸正气?还是如刁得一那样满脸流气?或者他谁也不象,不过就是行走在城市大道里的一个无法和别的任何人区别开来的平常之极的小市民?他也许既不特别凶恶也不十分狠毒,只不过在平常渺小的生活中因为自己站立的位置而莫名地多了些高傲。他知不知道,就在刚才,他权力至上威风凛凛关上车门的时候,差点把渺小的我微不足道地夹在车门拖着跑乃至跑死?这样一想,已经安坐在家里电脑前的我不免又吓出一身冷汗。没想到,前门与后门,两米之间,我已从鬼门关前走了一趟回来。现在,我想说的是,朋友们,答不出放与不放的问题没关系,但以后千万别试图从后门上车,谁也不能保证你碰到的就不是我遇到的这个司机。你要是真就那么被夹着拖死,告到阎王那儿也是你犯规在先,拖死活该。那司机,照样可以平板淡漠着脸或满脸横肉或满脸正气高高坐在城市的公交车上!
    在这里,惊魂初定的我只能万分沉痛地以《孔雀东南飞》里的句子敬告各位朋友:
  多谢后世人,戒之慎勿忘。

阅读全文(17) | 回复(0) | 引用通告(0) | 编辑



引文来源  一个有趣的问题--天心书院
  评论这张
 
阅读(1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